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大事件

甲午战争中的北洋舰队与南洋舰队:是什么让南洋舰队对北洋舰队见死不救

2017-08-15 15:22:07

关键词:

甲午战争,北洋舰队

北洋舰队

  清廷曾经拨款创立了中国近代海军,北洋舰队和南洋舰队就是其中实力最强的两支舰队,北洋舰队实力第一,南洋舰队次之。事实上,甲午战争期间,就有官员向清帝建言让南洋舰队支援北洋,但李鸿章、张之洞等则反对,双方僵持不下之际甲午战败,南洋舰队又不能擅自出战,于是就有了南洋舰队见死不救的说法。

  1874年,高举“师夷长技以自强”大旗的大清帝国遭遇了罕有的奇耻大辱。作为“蕞尔小国”的日本,居然敢凭借13艘舰船和3600人的兵力主动进攻台湾岛,令清廷上下感到“海防关系紧要,既为目前当务之急”。1875年5月30日清廷下旨“派李鸿章督办北洋海军事宜,沈葆桢督办南洋海军事宜”。由此,开启了南洋水师的历史。

  筹划海防需要财政支持,清廷自光绪七年元月起,每年从粤海、潮州、闽海、浙海、山海、沪尾、打狗七处海关税中提取四成,江海关税中提取二成,再加上江苏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、湖北和广东六省的厘金中提取的200万两白银,合计400万两白银作为建设海军的费用。这笔原本应该南北洋水师均分的费用,却因为沈葆桢过于“大方”,认为“外国水师宜先尽北洋创办,分之则为力薄而成功缓”,所以,毫不犹豫地“咨明各省,统解北洋兑收应用”,将原本每年应该分拨给南洋水师的200万两白银全部优先给了北洋水师。结果,两年多的时间里,南洋水师仅从福州船政局得到“靖远”、“登瀛洲”两艘木制炮舰。但捡了便宜的北洋水师,也不曾购得一艘铁甲舰。看到李鸿章在购买铁甲舰方面无所作为,海军费用又经常被挪作他用,沈葆桢要求从1878 年开始将原本应该每年分拨给南洋水师的200万白银收回。不料刚想有所作为的沈葆桢,在1879年12月18日卒于任上。

  接替沈葆桢出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的刘坤一上任伊始,就面临中日因琉球问题发生争执。所以,他不得不大力整顿海防,一面要求福州船政局加快造舰速度,一方面要求水师加强训练。可是,对于当时海防战略重点的铁甲舰,刘坤一却一再反对购置,认为不需要铁甲舰也可以编练成海军。两年后,左宗棠接过两江总督的印信,这位“船政之父”发现羸弱的南洋水师根本不足以防卫江南各海口,于是他开始着手南洋水师的建设。在随后的两年里,左宗棠从德国购买了“南琛”、“南瑞”两舰,又从福州船政局订购了“开济”、“镜清”两艘快船。经过左宗棠数年努力,到1884年,南洋水师已拥有大小舰船16艘,排水量近1.6万吨,面貌为之一新。但令人费解的是,作为中国近代海防创建人之一的左宗棠,对于铁甲舰也极为排斥,强调“江海防务并重,不争大洋”。最终的结果是,左宗棠虽将南洋水师带入快车道,但却是一条不归路。

  1884年,曾国荃接任两江总督,此时,中法已经开战,在左宗棠的一再催促下,曾国荃不得不抽调“南琛”等5艘战舰南下援助福建水师。结果石浦一战,南洋水师损失了“澄庆”和“驭远”两舰。稍后的镇海保卫战中,“南琛”等3舰与炮台协作击退了入侵的法国舰队。中法战争印证了南洋水师“以之海战则不足,仅以之扼守江海门户,与炮台相辅,借固江防”。可是,明知南洋水师实力不足的曾国荃,在其长达6年的任期中,仅于1887年新增了一艘“寰泰”舰。至1894年,号称大清第二大海军的南洋水师仅剩下 “南琛”、“南瑞”、“开济”、“镜清”和“寰泰”5艘战舰和4艘蚊炮船。

  早在甲午战争爆发前的1894年6月,驻英公使龚照瑗就建议 “将南洋得力各兵轮酌调北听差”,但李鸿章却以“南省兵轮不中用,岂能吓倭”为由拒绝了提议。然而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李鸿章却将北上参加清廷第二次校阅水师的广东水师的3艘巡洋舰给留下了,能选中这些排水量千余吨的铁肋木壳船,却无视南洋水师5艘排水量超过2000吨的战舰,不知是真的嫌弃南洋水师的舰船太过陈旧,还是因为对湘系集团心存疑虑而放弃调遣。

  让李鸿章没想到的是,大东沟海战北洋水师一下子就损失了5艘舰船。由于清政府没有建造能力,又难以及时购买外国军舰,急需补充兵力的李鸿章此时却想起了南洋水师,于是向朝廷“奏调南洋水师主力舰来助战”。可是,两江总督刘坤一以“东南各省为财富重地,倭人刻刻注意”和“前敌与饷源均关大局”为由,请求免派战舰北上。到了清廷再次商调南洋主力战舰北上之时,南洋大臣张之洞又奏称战舰北调只能徒供一击,再次拒绝。李鸿章借调南洋水师的计划失败,只能哀叹用“一隅之力,搏倭人全国之师”。

  此时,清廷上下有人提出了“潜师”计划,意图围魏救赵。1895年1月14日,总理衙门给张之洞发来上谕:“有人奏倭人全师而出,国内空虚,若以水师捣入其境,或游弋其各岛,使彼有内顾之忧,而我得抽薪之计等语。著张之洞、唐景崧会商办法具奏”。甚至有人称,曾自告奋勇赴长崎、神户、横滨等处侦察,发现长崎没有防备。但是,张之洞再次以“船薄行迟,炮无新式,将弁难求,实无大用”为由,认为南洋水师“断难出洋”。直到远在美国的容闳建议,“中国速向英伦商借一千五百万圆,以购铁甲舰三四艘,雇佣外兵五千,由太平洋抄袭日本之后,使之首尾不能相顾”,张之洞对此建议十分赞赏,所以就派容闳去伦敦借钱了。到了2月3日,日军攻占威海卫。在刘公岛与外界完全隔绝之时,张之洞催促朝廷“不惜巨款,速购穹甲快船五六艘,大鱼雷炮船十数艘”,同时要求将北洋水师外购的军舰划归南洋水师指挥。然后编两支舰队直扑长崎,北洋新购战舰攻击朝鲜沿岸。结果,就在清廷一众大员们还在热烈探讨围魏救赵战术之时,2月11日刘公岛陷落,北洋水师全军覆没。

  北洋水师的覆灭,几乎宣告了甲午战争的终结。而南洋水师,则在电报文牍之间,不知该做何行动,像一个看客似的缺席了这场战争。但是,这支被人嘲笑为“见死不救”的南洋水师,却获得了一个意外的“战果”。1894年9月20日,一艘向日本走私军火的英国货船在途经台湾时,被南洋水师的“南琛”舰截停,仅仅查获“枪子一箱”和“六响手枪两箱”。这样的一次查获,不过是甲午战争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既难掩江南诸位督抚在战争中的拙劣表现,也不能为南洋水师洗脱“见死不救”的恶名。

  北洋水师120年前的那次失败,让作壁上观的南洋水师受尽了白眼。然而,当我们仔细翻检历史,不难发现,南洋水师的“见死不救”也是一种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