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留声机

北洋军阀时期的中国军事航空建设

2017-10-18 09:10:01

关键词:

北洋军阀,

  北洋政府时期,军阀混战,军事力量的建设是各大军阀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当时的中国军事航空刚刚已经起步,袁世凯一直在积极筹建空军,袁世凯死后,北洋三大派系的空军建设也没有懈怠,特别是奉系的张作霖一直苦心经营,其空军力量更是一枝独秀。  近代中国军事航空的真正起步是在中华民国成立前后。辛亥革命爆发后,在掌握近代航空技术的华侨和留学生的参与下,湖北、广东、上海军政府航空队和华侨革命飞机团先后成立。  民国建立后,上海军政府航空队把仅有的2架奥地利“鸽”式(EtrichTaube)单翼机移交给南京临时政府,组成了南京卫戍司令部交通团所属的飞行营(营长李宝浚),这是中国第一支有正规建制和番号的飞机部队。  北洋政府建立后,湖北军政府航空队的飞机和人员被袁世凯接收,广东军政府航空队和华侨革命飞机团则被解散。飞行营也于1913年3月被袁世凯调至北京,归驻南苑的陆军第3师节制,并附设随营教练班和一个小规模的修理厂,以早年赴英国学飞行的飞行家厉汝燕为飞行教练兼副厂长。北洋政府空军建设由此萌芽。  北洋政府空军的正式筹建是在1913年9月,当时,在法国顾问白里苏(Balliso)的建议下,袁世凯在南苑成立了航空学校,隶属参谋本部,为未来的空军培养飞行人才。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所正规的航校。该校以秦国镛为校长,聘请中国、法国飞行教官、法国技师各两人,并从法国购买了高德隆(Caudron)飞机公司的“高德隆”式双翼教练机12架。原有2架“鸽式也一同并入航校。  办起航校后,北洋政府从陆海军中挑选了50人作为第一期学员,1914年初开始训练,一年学制,分为“寻常”和“高级”两个班,第一期毕业人数为41人。第二期于1915年3月开学,但由于一战因素,飞机和器材难以补充,第二期在1917年5月才毕业了45人。  1919年底,段祺瑞为抓住航空大权,将南苑航空学校改隶属国务院航空事务处,并改名为航空教练所;同时,与英国签订航空借款180万英镑,大量购置飞机、航空器材等,共订购“阿弗罗”(Avro)、“大维梅”、“小维梅”等大小飞机135架及一批发动机。次年3月,航校招收第三批学员50人,同时改用英国阿弗罗公司的504K式教练机和维克斯公司的“小维梅”式教练机,学制两年。  1923年3月,曹锟掌握北京政府大权,将航校改名为国立北京航空学校,并调自己的嫡系——保定航空队副队长赵云鹏任校长。4月,航校毕业第三期学员40人,此时该航校已有211人编制,高级班划分为轰炸、侦察、驱逐三个组。5月,航校招收第四期50名学员,至1925年11月,该期毕业35人。1926年张作霖入京后,因多年军阀混战,航校飞机多次被军阀瓜分,加之经费短缺,这所著名航校终于停办。  南苑航空学校的建立,本意是为北洋政府筹建空军,但拖拖拉拉折腾了十几年,四期共毕业161名学员,却始终未能建立正式的空军。第一、第二期学员们毕业后或是留校“待业”,或是回到原来的陆海军单位。而军阀的不断混战,也让航校卷入其中。在混战中胜利的“大帅”们则将航校设备据为己有,从国外购买的飞机被军阀们瓜分组建自己的空军。  20世纪20年代,随着飞机的日益普遍,各地军阀发现飞机在战争中的作用,几乎每个省的军阀都组建了自己的航空学校和规模不等的空军,航校的四期毕业生也纷纷被军阀们拉拢,成为各地航空机构的骨干。在中央政府空军酝酿十余载却难产的情况下,各地军阀的航空力量却遍地开花,这也是北洋军阀时期的一大景象。  各路军阀中,空军力量建设的成就首推张作霖。1920年直皖战争后,张作霖将南苑航校的教练机、修理厂的设备、甚至是家具搜刮搬回关外,组建自己的航空力量。1920年7月,张作霖在沈阳东塔成立东北航空处,内有4架“大维梅”双翼360马力旅客运输机,4架“小维梅”单翼360马力侦查教练机。次年4月,东北航空处改为东三省航空处,以乔赓云为处长。 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,直系飞机在长辛店轰炸奉军,张作霖对此耿耿于怀。退回关外后,张作霖大力整军,其中对空军的发展不遗余力。1922年9月,张作霖成立东三省航空学校,由乔赓云兼任校长,聘请中国、英国、白俄飞行教官,装备“阿弗罗”、“高德隆”、“布雷盖”(Breguet)教练机。飞行训练分为高、中、初三级,学制2年。1924年8月,第一期毕业飞行学员41人。1925年,奉系从东北陆军讲武堂教导队挑选学生作为第二期飞行学员,这一期学制改为一年。次年8月,第二期15名学员毕业。此外,1923-1926年间,奉系还选派优秀青年赴法国、日本学习飞行。  在自办航校和选派人员留学的基础上,奉系培养了自己的航空人才,以此为基础,奉系空军开始组建。1923年9月,张学良出任东三省航空处总办兼航校校长后,大力支持空军的建设。至第二次直奉战争前,奉军空军已有飞机50余架,飞行员数十人。同时,从1924年起,奉军空军建立起5个飞行队:飞龙队、飞虎队、飞鹏队、飞鹰队、飞豹队(其中张学良兼任飞鹏队队长)。第二次直奉战争中,直奉两军都投入飞机数十架参战。在山海关战场,奉军空军在飞机性能上占据了很大优势,猛烈轰炸直军阵地,给直军造成极大打击。 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,张作霖看到空军的作用,加大了对空军的扩充和整编力度。1925年10月,张学良将东三省航空处改编为东北航空处;1926年2月,奉系在北京成立航空司令部,由张学良兼任司令,并改组北洋政府航空署。在此期间,奉军组建了水上飞机队。装备上,除了原有飞机,还先后从意大利、德国、英国、日本等国购进侦察机9架、水上飞机8架、轰炸机9架、战斗机5架、教练机8架。虽然在军阀混战中,奉军空军担负的基本是侦察、对地扫射、小规模轰炸等任务,但与大多数航空力量孱弱的军阀相比,却已占有极大优势,是军阀部队中首屈一指的空军力量。  1928年,奉系败退关外,但仍保持着较强的空军力量。回到关外后,张学良缩编奉军,东北航空处也被缩编为东北航空大队,以徐世英为大队长,飞龙队等5个航空队改称为第1至第5航空队。航空学校则被并入东北陆军讲武堂,改为航空教育班。“东北易帜”后,张学良成立东北边防军航空司令部,亲任总司令,撤销航空大队的编制,并将航空教育班改为航空教导队,聘请日本教官任教,学科分为侦察、轰炸、战斗三科,装备日、法、德等国各式飞机。此时东北军空军仍是国民党军阀派系中实力最强的空军部队。但是,随着“九一八”事变和东北沦陷,张氏父子10年心血所建的空军灰飞烟灭。  本文摘自《军阀之国1911-1930:从晚清到民国时期的中国军阀影像集》